愛有聲小說網 » 歷史小說 » 北宋大丈夫最新章節列表 » 章節目錄 第1799章 羞辱

章節目錄 第1799章 羞辱

文/迪巴拉爵士
北宋大丈夫 本章字數: 北宋大丈夫txt下載
推薦閱讀:
    使團一路到了登州,天氣已經很熱了!www.382822.buzz

    水軍已經準備了戰船護衛,沈安等人按照行程,要在這里歇息一日后才出發。

    登州的海鮮不錯,沈安令人弄了些來,然后親自下廚做了一大鍋。

    看著滿滿一大鍋海鮮,蘇軾食指大動,問道“這是什么做法?”

    “海鮮大咖!鄙虬灿行⿷涯钋笆涝谇鄭u吃的海鮮大咖了。那時候還有啤酒節。白天吃海鮮大咖,晚上去啤酒節主會場轉悠,很是悠閑。

    皮皮蝦很肥厚,吃起來很鮮。

    扇貝大的讓沈安覺得前世自己看到的是小貝殼。

    八爪魚蘸辣根,味道很巴適。

    一頓飯吃完,夜色降臨。

    沈安出去消食,遇到了使者金成俊。

    “見過沈國公!苯鸪煽〉奈⑿苡行匚臓栄诺奈兜,這也是他被選為使者出使大宋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但僅有這個是不夠的。

    沈安頷首,問道“貴使這是出來散步?”

    兩人隨口寒暄了幾句,然后一起往前走。

    海風吹來,很是暢快,沈安不禁覺得悠然。

    金成俊在邊上偷瞥著他,說道“沈國公威名赫赫,外臣也沒想到您能去高麗,想來大王會很是歡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邊說一邊看著沈安。

    出使之前,他一直在琢磨著這位威名赫赫的大宋名將。

    按照高麗內部的分析,沈安該是個外面和氣,內里冷漠的人。

    可沈安到目前為止都很和氣。

    “高麗如今面臨著遼人的威脅,大王深信高麗能擋住遼人的進攻,但卻希望能和大宋聯手,一起抵御遼人!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沈安不禁笑了笑。

    ——高麗不怕遼人,只是想著和大宋的關系好,大宋也和遼人在大打出手。老鐵,要不……大家聯手?

    這等外交詞句在后世看來很粗糙,但在此刻卻帶著迷惑性。

    蘇軾就覺得該聯手,如此下次和遼人開戰時,高麗就能攻擊東京道,牽制遼軍。

    他覺得這個主意不錯,但這次出行之前沈安有交代,在遇到決策之事時,他只能打呵呵,不許表態。

    心中有話不能說,讓蘇軾覺得很憋悶。

    沈安看了他一眼,然后說道“大宋對此深信不疑,所以某此行出使,目的只是為了兩國友誼!

    金成俊正在等著沈安的友好回應,可沒想到他竟然來了個兩國友誼,就笑道“是!只是遼人兵馬兇悍,高麗雖然不懼,卻擔心損失慘重,到時候無法牽制遼人!

    高麗人不是笨蛋,自然知道大宋最期待自己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金成俊拋出了這根骨頭,希望沈安一嘴咬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沈安看著他,竟然有些蔑視的姿態,“你能和沈某談這些嗎?”

    金成俊沒想到沈安突然翻臉,急忙笑道“外臣……外臣在國中頗得大王的信賴!

    沈安瞇眼看著他,“你可能代表高麗王嗎?”

    金成俊想說話,沈安補充了一句,“全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金成俊想說能,可沈安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那些話都被堵在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沈安回身進了房間,身后的蘇軾有些躍躍欲試。

    “子瞻!”

    沈安在里面喊了一嗓子,蘇軾悻悻的進去了。

    金成俊站在那里,良久才回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個使團的同伴。

    “沈安那話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說我沒資格和他談!

    “嘖!這是羞辱,要不……明日拖一拖?”

    金成俊止步看著男子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男子說道“這一路放慢些,慢慢的磨掉他的得意,如此到了高麗之后,他自然就少了戾氣!

    “你認為那是戾氣?”

    “殺人多了有戾氣,此事某知道。那沈安殺人無算,那戾氣怕是直沖云霄了!

    “蠢貨!”金成俊皺眉道“那是自信!我們若是拖延,你信不信他就敢掉頭回去!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,宋皇令他出使高麗,他這么一回去,豈不是抗命?”

    “沈安乃是宋人外事第一人!苯鸪煽@息一聲,“你這等主意在他的面前只會和小人般的可笑,他甚至會和某發火,讓某收拾你!

    男子嘟囔著,隨后回到了住所。

    第二天眾人登船,經過數日航行,當看到陸地時,蘇軾也看到了一群人在岸上吹吹打打打的。

    “安北!好像是歡迎咱們的!

    沈安已經換了一身官服,看著頗為威嚴?稍谔K軾的眼中,這廝就是個腹黑的坑貨,專門坑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他舉起了望遠鏡,就看到了一群官員,以及后面的樂隊。

    說是樂隊,因為那些吹吹打打打的人不少,讓沈安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一些電影畫面,很陳舊的那種歷史畫面。

    樂聲漸漸傳來,金成俊走了過來,拱手道“沈國公手中之物甚是精巧!

    按理這般問了之后,沈安就該說說這是什么,因為此行的友好性質,給金成俊看看也不是事。

    沈安收了望遠鏡,對蘇軾說道“告訴他們,準備下船!

    金成俊還在等候。

    蘇軾看了他一眼,覺得這貨真是夠倒霉的。

    沈安就站在那里,自顧自的看著前方,甚至還哼著歌。

    稍后使團成員都出來了。

    隨行的有個官員叫做楊建強,今年都五十多了,須發斑白。趙曙專門讓他跟著出使,就是想在沈安膽大包天的時候,能有人勸阻一下。

    沈安的尿性趙曙知道,一般人攔不住。但這貨還算是尊老,所以就用個老人家來收拾他。

    黃春帶著三十名鄉兵跟在后面,人人便衣。

    稍后戰船靠岸,那邊的人迎了過來。

    金成俊一直被沈安晾著,此刻只覺得曰了狗了,真心的想罵人。

    他發誓自己從未被人這般無視過,就低聲道“他這是把我當做是什么了?”

    身邊一個隨行的官員也在琢磨這個問題,正好想到個可能,就脫口而出道“墻壁上的人像!”

    著!

    金成俊想到了沈安的那個眼神,就覺得這個比喻太特么恰當了。

    可掛在墻壁上的人像……

    好像只有逝者才會被掛在墻上吧?

    他倍感膈應,這時候還得上前去引導介紹。

    因為大宋戰船高大,碼頭這邊的準備不足,于是就準備了兩個梯子。

    眾人慢慢下了梯子,那邊迎接的官員說道“回頭讓人弄了土堆在此,如此就能上下從容!

    “是,楊尚書!

    官員看著清瘦,微微瞇眼間,盡是平和。

    金成俊先下來了,站在下面等著沈安下來好介紹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去,“這是大宋燕國公沈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黃春先下來了,接著鄉兵們都一一跟上。

    金成俊很尷尬,等鄉兵們都下來了,又重新介紹了一次,“這是大宋燕國公沈……”

    蘇軾下來了。

    金成俊想找條地縫鉆進去,如此才能免除尷尬和被羞辱的難受。

    他羞憤欲死,可邊上的高麗禮部尚書楊朝卻含笑道“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金成俊忍著羞恥介紹道“這位是御史蘇軾!

    楊朝的眼睛一亮,拱手道“可是子瞻先生?”

    蘇軾愕然,然后又理所當然的拱手,“正是蘇某!

    他舉止自然瀟灑,讓楊朝不禁贊道“果然是蘇仙!

    從沈安說出蘇仙這個別號之后,陸陸續續有人駁斥,但更多的人認可了蘇軾的文采。

    這位從此刻起就鎮壓了東亞文壇數百年,無人能及。

    蘇軾只是淡淡的頷首,并未因為自己的文名傳播到了高麗而有什么得意。

    他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。

    可這份理所當然在高麗人的眼中卻變成了從容和寵辱不驚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果然是蘇仙!

    楊朝的目光越過蘇軾,此刻沈安正好走下來。

    他迎過去,笑道“可是沈國公?”

    沈安頷首,“正是沈某!

    楊朝拱手,“老夫禮部尚書楊朝!

    兩人寒暄了一番,隨后上了馬,準備去西京。

    這里到西京不算遠,但今日肯定是到不了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沉默,下午到了一個城鎮后,使團被安置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里的伙食還算是不錯,至少有羊肉。

    而幾條海魚被做的讓沈安很是難受,就要了原料自己做。

    “他們能怎么做?”

    一群高麗人在外面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楊朝見狀就冷哼一聲,金成俊卻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沈安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作為大宋使團在高麗期間的主要陪同官員,楊朝需要了解沈安的秉性。

    金成俊想到自己遭遇的羞辱,就說道“此人倨傲刻薄,而且還不講規矩!

    他真心沒見過誰這般羞辱人的,若非對方是沈安,他絕對要出手。

    “倨傲刻薄!”楊朝在琢磨著,“也是,他少年得志,文武都很是出彩,按照中原的說法,那就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,這等人自然有資格倨傲,可刻薄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金成俊說道“他肆無忌憚的羞辱某!

    “這樣!”

    楊朝面色微冷,“如此老夫自然會警惕!

    把那些委屈說出來后,金成俊就覺得舒服了。

    在許多時候,人悶著會難受,找個人傾訴出來后,整個人都感覺舒服了許多。

    就像是丟垃圾一樣,身體里有了垃圾,把垃圾沖著別人一扔,舒坦!

    金成俊就覺得自己剛才扔垃圾了。

    不過誰知道呢?

    他有些小得意。

    “好香!”

    這時里面傳來了香味,那些逗留在附近的高麗人不禁吸著鼻子,贊美著。

    “這海魚還能燒出這等味道?”

    “那沈國公莫不是廚神吧?”

    “炒菜就是沈國公弄出來的!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里面突然出來一人,卻是黃春,他近前拱手,“我家郎君做了些小菜,還請楊尚書一聚!

    咦!

    這個不對吧?

    楊朝在聽到金成俊對沈安的看法后,就提高了警惕,準備來個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可沈安竟然邀請他去喝點小酒,這顯然就是在釋放善意。

    去還是不去呢?

    這是個問題。

    不去顯得小家子。

    可去了的話,他是主人,不好意思!

    不管是在哪里,就沒有讓客人請客的道理。

    但他更歡喜的是沈安由此展露出來的態度,很是親切。

    他看了金成俊一眼,覺得此人的話怕是有些不盡不實。

    金成俊欲哭無淚,在心中已經把沈安給弄死了三百次,每一次沈安的死法都不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懇請月票。

    !颈菊鹿澥装l.愛.有.聲.小說網,請記住網址(www.382822.buzz)】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: 返回《北宋大丈夫》目錄 下一章:(快捷鍵 →)
王者捕鱼游戏卖道具的